当前位置: 首页>>党建工作>>案件警示>>正文
贪官酿成的苦果谁来吞咽
2010-11-11 12:52     (点击: )

                                   ——安徽省原副省长王怀忠受贿及巨额财产来源不明案剖析与警示

   20031229日上午,安徽省原副省长王怀忠受贿及巨额财产来源不明案在山东省济南市一审宣判。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认为:王怀忠在1994年9月至2001年3月,利用职务便利为有关单位和个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索取贿赂折合人民币517.1万元,另有480.58万元个人财产不能说明合法来源。法庭依法判决,王怀忠犯受贿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犯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判处有期徒刑4年。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王怀忠,1946年8月1日生于安徽省亳州市;1993年3月,任阜阳地委副书记、阜阳地区行政公署专员;199510月,任阜阳地委书记;1996年2月,任阜阳市委书记;199910月,任安徽省副省长,安徽省九届人大代表。
  
收受贿赂后不遗余力为大款服务
   
在检察机关指控王怀忠的7笔受贿事实中,行贿人都是个体私营老板。权力和地位,在王怀忠手里成了为这些老板服务的工具。据公诉人介绍,为了满足部分老板的私欲,王怀忠在房地产开发、土地批租中,违反国家有关规定,擅自批准为他们的公司减免土地出让金、城市建设配套费及其他应上缴的费用,动辄几十万元,甚至上千万元,最终造成国家损失4162万元。
王怀忠经常在酒桌上召开所谓的协调会,老板提出要求后,立即打电话,通知有关人员赶到喝酒现场,当即作批示,当即落实。
王怀忠不遗余力为老板们消灾,老板们自然有丰厚回报。
    1998
10月至1999年上半年,仅仅半年多,王怀忠就先后4次收受阜阳某实业有限公司董事长马某等人110万元。当时,正是阜阳市的多事之秋,市里正在全面开展三讲活动,大搞廉政建设;市长肖作新正在接受查处,王怀忠是调查小组的主要成员之一;另外,有关部门也正在进行王怀忠能否升任副省长的考察。
    “
在这个时候收受110万元,我不是找死吗?王怀忠受审时这样辩解说。
   
可实际上,在利益面前,王怀忠早已把党纪国法抛之脑后。199810月,马某为感谢王怀忠在一个房地产项目拆迁征地问题上帮忙,送上30万元。王怀忠说:好好干,以后有什么事情再找我。”1999年1月,马某的公司与其他公司发生冲突,王怀忠帮忙协调平息了,马某又送上40万元。一个月后,为了征一块地,马某在市府大院找到王怀忠,当时王怀忠正要出去,在车里当即签字表示支持,随后马某又送上20万元。1999年下半年,马某请他协调为一座加油站办理土地手续,再奉上20万元。
   
阜阳市某酒店董事长刘某某在酒店二期工程扩建中遇到拆迁问题,找到王怀忠帮忙。王怀忠亲自主持召开协调会,并先后两次要求安徽省信托投资公司阜阳办事处为酒店解决建设资金320万元。刘某某案发后对办案人员说,王怀忠多次对他讲,没有他的帮忙,酒店不可能这么红火。1999年8月的一天,王怀忠遇见刘某某,说:你韩大姐病了,住在酒店里,你也不去看看?刘心领神会,送去20万元。
  
东窗事发200万元求助骗子
    2000
10月,中央纪委等有关部门开始对王怀忠进行调查。犯罪事实暴露后,王怀忠试图通过行贿手段,对抗有关部门的调查。
王怀忠经人介绍认识了化名陈思宇的骗子。陈自称认识中央纪委领导,可以为王怀忠反映问题。正在四处活动的王怀忠喜出望外,自认为抓住了救命稻草,看到了阻碍调查的希望。他先送上土特产,又送上10万元人民币、1万美元和1幅画。
   
没多久,陈思宇又进一步提出疏通关系需要200万元的要求。此时的王怀忠已如惊弓之鸟,对陈的话深信不疑,并幻想着陈可以为他摆平此事。为了筹措这200万元,王怀忠打电话给私营老板李某。王怀忠曾为李某公司减免城市建设配套费、固定资产投资调节税等700多万元,为此造成政府土地纯收益损失400多万元。李某为了不得罪王怀忠,四处筹措了200万元,给王怀忠送去。
其实,王怀忠许以重资的陈思宇只是一个骗子。得知被骗后,王怀忠懊恼不已。
   
多行不义必自毙,谁也救不了以身试法者。曾经大权在握的王怀忠终于受到了法律的严惩,一手酿成的苦果只能自己吞下。
  
腐败不除 经济难上
   
案发后,阜阳市有的干部对办案人员说:王怀忠的问题不仅是他本人经济犯罪的问题,更严重的是他给阜阳带来的灾难是全方位的。在王怀忠主持工作的几年中,阜阳错失了多年以来少有的发展良机,造成的损失是无法估量的。
   
阜阳市地处黄淮海平原南端,民风淳朴。由于王怀忠的犯罪行为,使本来就不发达的阜阳地区雪上加霜,深受其害。在法庭审理阶段,公诉人历数了王怀忠案对当地的几大危害:
   
严重败坏了党风,涣散了民心。王怀忠任阜阳市委书记期间,违反党员领导干部选拔任用的有关规定,经常把主管人事工作的书记和组织部长找来,当场口述干部任命名单,并安排作为组织部意见提供给书记办公会。199812月,王怀忠一次提出75名干部的任命意见,让组织部长作为组织部的意见向书记办公会汇报,对有不同意见或考察明显不合格的干部,仍强行安排。阜阳市原来两个干部因和王怀忠个人关系密切,王力排众议,安排他们任副市长,后来两人均因受贿被立案查处。上行下效,阜阳市的干部管理一度极为混乱。在王怀忠案件查处期间,安徽省各级纪检监察机关立查案件94件,涉及47人,涉案近亿元,其中厅局级干部11人,处级干部12人。
   
搞虚了经济。王怀忠在阜阳任职期间,为个人政绩,违背经济规律,虚报浮夸,以捞取政治资本。王怀忠经常说:数字报大点,没关系,又不交税。”1995年,阜阳地区在制定九五规划时,王怀忠对有关部门制定的增长率十分不满,一再要求重新修订拔高,在其亲自主持下,不顾阜阳经济社会发展实际,制定了九五期间阜阳国内生产总值年均增长22%的计划,而阜阳市政府2001年的报告显示:实际情况仅为年均增长4%左右。据一份资料统计,1995年至1999年,阜阳市财政债务总计11.1亿元,到2002年尚有债务余额7.8亿元;截至1999年底,各县累计财政欠发工资达4亿元。1999年后,阜阳进入偿债高峰,仅1999年,省财政就从阜阳的预算中扣款1.7亿元。债务负担和预算扣款使阜阳市财政收支矛盾更加突出,给经济和社会发展带来严重影响。
扰乱了正常的土地开发管理制度。王怀忠在阜阳任职期间,违反国家有关法律政策,超越权限,直接干预土地批租和出让事务,造成阜阳市许多开发商申请使用土地不去找土地主管部门,而是直接找王怀忠。王怀忠则根据开发商的要求对城区土地出让,包括确定出让土地位置、面积、用途、价格等,全面进行不法干预,造成国有土地资产大量流失。据有关部门提供的调查资料,1993年至1999年,阜阳城区共出让国有土地179宗,其中王怀忠利用职务便利,批条子,开协调会,直接插手干预79宗土地出让事务。合肥金土地咨询评估有限公司对其中的25宗土地进行评估,其中9个地块有权钱交易行为,造成损失高达1亿多元。阜阳市一些权力执掌者纷纷仿效,造成阜阳市城区国有土地资产流失损失累计高达4亿多元。
   
严重损害了党和政府的形象。王怀忠的所作所为,引起了群众的强烈不满。王怀忠被双规的消息传出后,阜阳市百姓自发上街,燃放鞭炮以示庆贺。
   
阜阳人都知道王怀忠是一个孤儿,是贫苦的乡亲们把他拉扯大,是共产党把他培养成人,一步步走上领导岗位。王怀忠之所以落得今天的下场,主要是放松了世界观的改造,思想扭曲,意志退化,不能正确对待手中的权力,忘记了党的宗旨。事实证明,腐败破坏生产力,瓦解凝聚力,削弱战斗力,危害极大。腐败不除,经济难上,改革难行,稳定难求。面对又一位倒下的高官,每一位领导干部都应好好想一想:参加革命为什么?现在当干部应该做什么?将来身后应该留下什么?
王怀忠案再一次警示我们,加强主观世界改造,树立正确的权力观、地位观、金钱观不能再成为停留在口头上的一句口号,每一位领导干部都应该认真学习实践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立党为公,执政为民,把最广大人民的利益作为一切工作的出发点、立足点。

(中国纪检监察报)